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与 爱 同 行 ------

让世界充满爱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【转载】书法的气象  

2015-04-14 07:20:04|  分类: 艺海拾贝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本文转载自yyhutaixi《书法的气象》

书法的气象http://blog.sina.com.cn/s/blog_61bcdb260100ui0j.html

    陈传席艺术史论研究方面的专家,常常语出惊人。他多次谈及目前的书法现状,直言不讳。他说:“中国传统中最为崇尚的就是气节,这却是今天文人所缺乏的。”表现在书法上,缺少的是“正大气象”。

书法是精神的外化,一气呵成,你摆技巧不行。任何艺术没有技巧阶段不行,但技巧太多了,又不能成为高的艺术。前几年,我最早提出了一个观点,也是书法审美的评判标准,叫做“正大气象”。好的书法作品要有正大书风。你看王羲之、颜真卿、赵孟,你看苏、黄、米、蔡,哪一个不是正大气象?这种正大气象,在唐代以后,其实就一天不如一天。你看汉代石刻的小狗、小羊,都很有内涵,到了明清,石狮子都跟猫一样,还抱一个绣球。你看唐代颜真卿的字、李白的诗、杜甫的诗、张旭的草书,全都是大气象。你再看现在的书法,到处都是斜斜倒倒、歪歪扭扭,这反映了风气不正。

近日我应邀去某景点,负责人指着一大片红墙青瓦、画栋雕梁的房子对我说,这里的建筑,文革时破坏无遗,现在基本恢复了,而且比原先还辉煌。“但是,恢复匾额却很难。我们试着搞了几块,大家都说不象。”他再三说,我且不说字写得好不好,主要是说这些现代书家写的楹联、匾额,缺少庙堂气象。与宫殿式的建筑格调不合。

前几年我的一个老师退休,在南方某一城市作“文化布置”。所谓“文化布置”,就是在一个重要建筑接近完工时,因地制宜布置一些楼台亭阁、碑廊景石之类,名为“点缀”,实为“画龙点睛”。其间当然少不了请一些知名书家泼墨挥毫,刻画一些作品于其上。我的这位老师平时手不释卷,浸淫于国学文史,做这一工作又极认真,因而颇得好评。

一日我出差途经该市,到他工作处闲聊。不一会,就说到书法的庙堂气,他郑重说到“一件令人遗憾的事”。他说某处景点立一高大行牌,中间两柱甚宽,刻一对联。因仰慕某人草书,飘逸灵动(其实是扭曲),特请其书写。他说,上石着色后,左看右看都觉得不甚理想。那行牌有一种飘飘欲动的感觉,好象那行牌要倒的样子。他与多人探讨,得出的结论是行牌对联不宜用这类草书。他不无自责地说:“这成为我工作中的一件憾事,但字已上石,无法更改了。”

书法界对乾隆的书法多有微词,但在风景区,乾隆的匾额却常常是一道亮丽的景点。乾隆书法雍容华贵、端庄大度,自有一番帝皇气象震撼着观赏者。前几年我有幸参观过清代好几代皇帝的书法作品展,我觉得就其书法而言,不无可推敲之处,但端庄大气是其共同特点。我想皇宫内的书法教育的目的不是培养成书法家,老师们不会去斤斤计较点画技巧,强调的却是书法的正大气象。

书法作为艺术作品,自有其艺术形象。正如舞台上的演员,扮演着不同的角色。有的作品象正人君子,峨冠博带,终具端正儒雅之风,有的作品如不规之徒,举手投足,难免偷鸡摸狗之态。宋高宗《翰墨志》说,“正则端雅庄重结密得体,若大臣冠剑俨立廊庙”,说的也是书法的正大气象。如果猥琐、扭曲、寒碜、扭泥作态的书法充塞书坛,不见得是个好现象。陈传席说,我相信我们的后来人会鄙薄我们,大部分人会看不起我们这一代,可也正是我们的积淀奠定了基础,留下了书法延续的种子。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20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